姑苏风情-有一种生活叫古里


【信息时间:2015-1-14  阅读次数:【我要打印】【关闭】

王 宇

古里二字,非常有意思,望文生义地去解释,古里者,就是古代的地方,自古就有的地方,也就是有传统的地方,有文化的地方,就是文脉久远而又是一脉相承的地方……在乍暖还寒的一个周末约上几个好友来到了古里小镇之铁琴铜剑楼。铁琴铜剑楼,听名字实在是有点江湖味道,不知所以的人难免会有这样的疑问,这里有怎样的侠剑情怀呢?铁琴铜剑,琴心剑胆,自古就是文化人品格的象征。

铁琴铜剑楼乃清代全国四大藏书楼之首,藏书五世传承,历年数百,藏书万千。

走进镇西街的铁琴铜剑楼,阳光穿过古旧的窗棂,斜投在青砖木柱上,斑驳的光影,立即让人产生时空穿越的感觉。过去和现在、历史和现实,似乎只是一窗之隔。刹那之间一股若有似无的书香从空中飘来悠悠绵绵,沁人心脾。置身其中,仿佛回到从前,看见一个背有点驼的老头在仔细地校书。我终于在东北角找到了那栋最想见的小楼。这是铁琴铜剑楼主人最早藏书的地方。他像一位深居简出的读书人,安安静静地固守在祖辈积淀的历史里。站在铁琴铜剑楼广场上,初春的风还有丝许寒意,无遮无挡,横冲直撞,冲乱了头发,吹乱了思绪,痴想如果这样一个用五世人性命换来的藏书名楼如果耸立于北京城、西安城、南京城、杭州城会怎么样?

古之先贤有言:立身以立学为先,立学以读书为本。古镇幽静典雅,是那么的宁静安逸,我想,爱好读书之人,尤其是莘莘学子,铁琴铜剑楼是不得不去的一个地方。

出了古镇区,沿着204国道的复线驱车前往近来很是红火的苏家尖村,说是社会主义新农村的代表。说起来,本来是真的没有什么感觉的,想想现在哪有什么真正意义上的农村呢?但是既然来了古里,就几分钟路程,也就顺道去吧。小村庄可能有些年头了,据说始建于元末明初。不一会儿,“身未到,心已往”,行至“苏家尖”三字下,打开门,眼前一副水墨江南画卷,河塘、水盏、船只、水舫、石桥,小村道路干净而整洁,村民质朴勤劳,热情地为我介绍苏家尖村的概况。粉墙黛瓦,面对此情此景,不由地发出感慨,这不是我梦里的水乡吗?这不就是留在心中至纯至美的外婆家吗?借用翁老夫子的一句话,“假我二十年日力,当老于苏家尖村矣”。

不知不觉中,到了晌午时分,向村民打听有无吃饭场所,一村民热情邀请我们到他家吃顿便饭,我们再三推辞,奈何这位老伯异常热情,也就不推辞了。中午饭简单而丰盛,新鲜的香菇青菜,农家红烧肉及农家“油泡”,饭后,女主人一份玉米南瓜甜点又端上了,吃的我们几个美滋滋的。吃完闲聊得知,屋主人姓顾,有一儿子在上海工作,就老夫妻俩生活在苏家尖,平时种田也就当锻炼身体,前些年一直生活在上海,帮儿子带小孩,现在孩子大了,自己就回到了家乡,还是苏家尖舒适啊,一句朴实的话道出了他的心结。旁边友人提醒说,时间还早,要不要去红豆山庄和李市走一遭?本来只是想到铁琴铜剑楼瞻仰一番就了事的,但是古里给我的感觉真不错,哪能错过爱情圣地红豆山庄呢。

红豆山庄位于古里的白茆。对红豆山庄已久的神往,是因为那段传奇的爱情;而对那段传奇的爱情已久的神往,最直接的缘由就是那棵一直不屈地扎根在历史深处和生长在现实世界的树。驱车十分钟,来到占地近千亩的红豆山庄,穿过片片红豆林,走过有着风格各异的古朴石板桥 ,我来到了近五百年的红豆树前,刚经过冬日的她已然没有了往日的繁荫浓重,但她的枝丫森然挺立,以傲然的姿态回敬苍穹。四百多年前,一个有故事的人到来,让这山庄也有了故事,她一下子给红豆树注入了灵气,成为天下有情人爱恋的象征。遥想当年,一个是一代才女,秦淮名妓;一个是文坛泰斗,东林领袖,钱谦益在花甲之年以匹嫡之礼迎娶河东君,陪她挨着乡间邻里的指点谩骂,陪她乘着画舫穿过重重世俗的眼光,相搀相伴二十余载。愿得一人心,白首不分离,我想是洗尽铅华的河东君所追求的幸福吧。花开花落,红豆树一度枯萎,后又奇迹般地回春,许是这古老的红豆树想告诉人们爱情的力量是无穷的,只要你相信爱,那么她就存在着。漫步于红豆山庄的青石小路上,听到自己的脚步声迟缓而悠闲,慵懒的午后阳光暖暖地洒落在我身上,恬静与安宁包围着我。篱畔一株株新栽的红豆树正以悠然自得的姿态似在召唤相信爱情的人们到来。

古里是个很有趣的地方,镇中心往往被老一辈人称为古里村,而偏僻的农村且称为市,如李市、归市等,后来才了解其实李市在解放之前有一条石板街异常热闹,市集成堆,所以称市。

赶到李市时已经是傍晚时分,落日的余辉斜照在破落的房屋上,更显得李市的苍凉。更令我们诧异还有如此黑白、内敛的世界:两旁低矮的建筑夹道,巷弄只不过两米来宽,光线暗淡,仿佛总是黄昏降临。河街相邻,粉墙黛瓦,隔岸还有开得灿烂的紫花野菊。在初春李市的那个黄昏,心像被人狠狠捏了一把。走在残破的条石铺就的路面上,靴子叩击石板的叮当之声显得过于局促不安。想着该穿双软底的土布鞋,那样,就可以透过柔软的布底,更真切地去触摸李市五百年来积存下来的历史气息和人间烟火。

据原李市西庙入口处一碑石所载,明代一李姓官僚在此建一别墅,名李墅,约在1426年后,这是最早的李市有据可考的出典。到了清朝,李市南杂店、米行、水产、酒店林立,商贾往来频繁。即至时代变迁,水路弃用,李市才归于沉寂。

也许这就是古里人的生活,不奢、宁静、又充满着浓浓的人文色彩,也许是江南深处最后一座宁静的古镇了。李市依然还是李市,建筑也长久停留在了明清时代。黑色的砖瓦,白色的高低起伏的马头墙,幽暗的天井、高高的围墙。河水在阳光的照耀下闪烁着光芒,一个苍老的身形慢慢经过身旁,无意露出几缕白发。李市的“小桥流水人家”,就这样静静地诉说着数百年来一种悠闲、淡泊的生活,以及生活里的故事。

日染三千书卷气,不辞长作古里人,也许这就是我心中想要的生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