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年第五期

本期策划 庆祝苏州市政协成立60周年-协商作为正当时

发布时间:2015-11-23

凌龙华

十八大“协商民主”的提出,无疑把“政治协商”“民主协商”提升到法理与新常态层面。中共中央印发的《关于加强社会主义协商民主建设的意见》,从政党协商、人大协商、政府协商、政协协商、人民团体协商、基层协商和社会组织协商,全面开通了协商民主体系的建设路径。“有事好商量”,习总书记在庆祝人民政协成立65周年大会上一句充满温度的话语,更彰显了协商民主的文化自信和特别亲和力。十八届四中全会全面推进依法治国总目标的确立,习总书记“四个全面”战略布局的建构,为协商民主注入了全新的内涵:协商坐标置于现代治理体系——依法治国、民主协商;协商路径缘自双重支持——于法有据、协商有方。

作为“重要”且“专门”的政治协商机构,人民政协理当率先,在协商民主的建设中,发挥“重要”作用,贡献“专门”力量。

人民政协具有最鲜明的中国特色,发挥着最独特的政治优势。坚持团结、民主两大主题,履行政治协商、民主监督、参政议政三大职能。可以说,人民政协是协商民主推进最重要、最应然的渠道。“小支点,大舞台”,本届全国政协开创的双周协商座谈会形式,让协商民主的“好商量”特性充分体现,有事要商量、遇事多商量、做事先商量,从而保证了“政协协政”的最大功效。

尊崇特有形式  保持独特优势——

社会主义协商民主是中国社会主义民主政治的特有形式和独特优势。中国之所以有勇气对西方民主说“不”,有底气不搞“三权分立”“两院制”,就在于我们有党委、政府、人大、政协这四驾马车稳步前行。特别是人民政协,它是中国政治制度的创举,有着最广泛的统一性、联系性、代表性。政协独特的地位,决定了政协可以发挥不可替代的独特作用,即可以较超脱、较宏观、较前瞻、较多元地参政议政督政。

长期以来,宥于惯性思维,人们不自觉地把政协视为干部生涯的“安享驿站”,不少到政协工作的同志,亦生“闲置二线”的倦怠与惰性。缺乏朝气,缺少思想锐气,没有深度调研,不作理论研究,让政协协商显得无关痛痒、暮气沉沉。尤其是基层政协,更要在“活”字上下功夫,从而保持独特的优势和不竭的动力。

守好重要渠道  开启集约通道——

人民政协是实现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的重要机构,是推进协商民主的重要渠道。两个“重要”,重中之重便是团结一切力量、凝聚多方能量,集智、借力。全国政协大家庭中,8个民主党派和34个界别,更是把各路英才荟萃一堂,把众智、众力汇成一脉。有了这些成员和渠道,协商才有保障,才能上通下达,既接地气(一线诉求),又通天气(顶层设计)。无论是提案、建议案,还是社情民意反映、提案办理跟踪,界别的最大优势在于“懂行”,在于看得准,提得及时,沟通有针对性。这是政协协商的智库与资源库,当充分重视。

政协委员是一种荣誉,更是一种责任。但也有个别委员,把荣誉当作了名份、把责任当作了待遇,因而,热衷于“当委员”而淡忘了“委员担当”。或敷衍了事走过场,或数年不能献一策,或率性提案博眼球。政协应当设立制度,对那些占位而缺位的委员进行制度管理。

优化专门机构  提升专业品质——

人民政协是专门协商机构,或者说是协商民主的专门机构。这一界定,促使政协在协商舞台上有大作为且大有作为。政协协商,旨在“资政”。功效如何,除了众智合力、优势借力,政协机构本身的发力不可忽视。这中间,政协各专门委员会的“专门”功能值得重视。政协是个出思想的地方,专门委员会则是彰显条线“专业”水准的部门。只有配置相对“专业”,专门委员会才能走在“专门”协商的前沿,专业发力。

现实却不容乐观。政协机关往往成为后花园或待遇配置点和职务终点站。专门委员会,虽说不是学术委员会,但毕竟要有些关联才妥,树些公信力才行。

民主是一个渐行渐近的“进程”,协商民主是一个需要不懈求索并不断注入时代内涵的新命题。这里,要解决两个“元问题”。

第一,协商什么?

“协”,本义为“众之同和也”,即同声应和,一齐发力。因而,“合力”可看作是政协工作的出发点和归结点。具体地说,政协之“协”,在协调、协理、协商。政协不同于政府,其“协”不在亲手做事,而是动脑子谋事。笔者以为,理论务虚与民生关注,应是政协协商的两个重点。只有相对超脱又不脱离实际,政协协商才能站得高,行得远,开出的“协商清单”才更有分量,立论或提案也才更具前瞻性、全局性和可操作性。

第二,怎样协商?

“协”旨在“和”,但绝不是“和稀泥”“求一统”。政协所求的“和”,当是“和而不同”、 “求同存异”。因此,协商不求事事成功,更不奢求一拍即合、满意率百分之百。政协协商,可以并应该借脑“合众智”,但绝不可是好好先生 “迎合众意”。协商要多层面,领导、专家、群众的意见,一个都不能少;协商要全过程,事前沟通,事中互动,事后对接,不充诸葛亮,勤当调研员;协商要科学化民主化,方法、说法、做法辩证统一。“帮忙不添乱”,是政协协商的常态;而“帮忙促治乱”,应该是法治框架中政协协商的新常态。

增强公共忧患意识,提升系统大局观念;弘扬民主、法治精神,提高专门、专业品质。协商民主,政协作为正当时。

 

                                                                                     作者系吴江区第十四届政协常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