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年第六期

吃年茶、吃年酒都是年事

发布时间:2014-1-16


臧寿源

《红楼梦》提到新年“吃年茶”:
偏这日一早,袭人的母亲来回过贾母,接袭人家去吃年茶,晚间才得回来……至于跟宝玉的小厮们,那年纪大些的……也有往亲友家去吃年茶的。(第十九回)
“吃年茶”,《红楼梦鉴赏辞典》这样解释:“吃年茶:农历正月初头几天,亲朋相聚,备酒相邀,谓之‘吃年酒’,贫寒之家,虽无力设宴,亦以茶代酒,谓之‘吃年茶’。”(上海师范大学等编《红楼梦鉴赏辞典》第543页)不知为何,注家要将过年民俗套上贫富差别,“吃年茶”居然是“贫寒之家”的“以茶代酒”,毋庸讳言这是对传统民俗的误解,硬给过年礼俗“吃年茶”“吃年酒”打上了一个“烙印”,结果闹出了常识性笑话。
注家忽视了《红楼梦》写“吃年茶”有二个细节:一是袭人母亲到贾府接袭人回家“吃年茶”,同时还请了“几个外甥女儿、几个侄女儿来家”,显而易见花家“吃年茶”以招待女孩儿为主。二是花家备的也是茶宴,当贾宝玉由小厮茗烟引路找到花家后,袭人哥哥花自芳和母亲,“又忙另摆果桌,又忙倒好茶……彼时他母兄已是忙另齐齐整整摆上一桌子果品来”,袭人还是觉得挑不出好吃的给宝玉……这“一桌子果品”的代价恐怕不比一般酒席差多少,花家也不是“贫寒”才“以茶代酒”。再说袭人身份虽属贾府奴婢,但并非一般丫鬟,她拿最高一档月钱一两银子,而晴雯、麝月等大丫头的月钱是一吊,佳蕙等小丫头月钱仅五百文;后来王夫人还暗中将袭人月钱提高到“二两银子一吊钱”,并发话“以后凡事有赵姨娘周姨娘的,也有袭人的”(第三十六回)。
“吃年酒”、“吃年茶”,属我国传统过年民俗,“吃年茶”义同“吃年酒”,如山东有些地方“吃年酒”就呼作“吃年茶”,两者根本不存在“富”吃酒、“贫”吃茶。诚如邓云乡《红楼风俗谭》所言,“吃年酒”、“吃年茶”实属过年的年事。
新年中亲友相邀请客,吴地风俗也是茶酒并重。清顾禄《清嘉录》“年节酒”:“郡中,新年旧俗,点茶饷客,有用诸色果及攒枣为花者,名挑瓣茶。”《吴歈》:“大年朝过小年朝,春酒春盘互见招。近日款客仪数简,点茶无复枣花挑。”清袁景澜《吴郡岁华纪丽》“年节酒”诗:“飞舆满路拜年忙,却客阍奴惯说诳。至戚登堂情意好,烹茶吃果话家常”;“颂椒煎饼元旦后,新年排日宣饮酒……入座先陈饷客茶,饤柈果饵枣攒花。”新年招待亲友,“茗碗酒杯皆可意,好将新岁作传生”。吴俗新年以茶待客尚花果点茶,以讨吉利口彩,如用红枣点茶,意为喜庆;而用青橄榄点茶,称之“元宝茶”。
京城年俗,民间请吃也用“镂花绘果为茶”(清乾隆间《帝京岁时纪胜》),皇家也专设茶宴召近臣“吃年茶”。清鄂尔泰、张廷玉《国朝宫史》载:“恭遇每岁新正,特召内廷大学士、翰林于重华宫茶宴联句。”清吴振棫《养吉斋丛录》亦载:“重华宫茶宴,始于乾隆间,自正月初二至初十日,无定期。”最初茶宴设在同乐园、紫光阁等,“先是宴集、赓吟无定地,乾隆癸亥(即乾隆八年)后,皆在重华宫。列坐左厢,宴用盒果杯茗。御制诗云‘杯休醽醁劳行酒,盘飣餦餭可侑茶’纪实也”;“向来茶宴,多内直词臣,惟开四库(指《四库全书》)馆时,总纂陆锡熊、纪昀,总校陆费墀,虽非内廷,每宴皆与”。皇家“吃年茶”,总不见得也是“无力设宴,亦以茶代酒”?据称乾隆皇帝喜欢用松实、梅英、佛手来点茶,称之“三清茶”。那些被请到宫里“吃年茶”的大臣,往往吃了皇家茶还要悄悄袖藏御制茶杯,带回家里作为荣耀门庭的珍藏品。
茶酒并用,不仅是过年请客民俗,而且还体现年俗祭祀中。如“送灶”就用糖茶。《清嘉录》:“是夜送灶,谓之送灶界。比户以有胶牙饧祀之,俗称糖元宝。又以米粉裹豆沙馅为饵,名曰谢灶糰。”
吴俗除夕祭诸神也备茶,祭井神“置井泉童子马于竹筛内,祀以糕、果、茶、酒,庋井栏上掩之,谓‘封井’。至新正三日或五日,焚送神马。初汲时,指蘸拭目,令目不昏”;祭床神“荐茶、酒、糕、果于寝室,以祀床神。云祈终岁安寝,俗呼床神为床公床婆……盖今俗犹以酒祀床母,而以茶祀床公;谓母嗜酒,公癖茶,谓之男茶女酒”。
新年“吃年酒”,各地时间有差别。吴俗一般从年初二至正月十五,《清嘉录》:“元旦(正月初一)后,戚若友递相邀饮,至十五日而止,俗称年节酒。”京俗从年初六至正月二十五日。《燕京岁时记》:“初五日谓之破五,破五之内不得以生米为炊,妇女不得出门。至初六日,则王妃贵主以及各宦室等冠披往来,互相道贺,新嫁女子亦于是日归宁。”《帝京岁时纪胜》:“念五日为填仓节。人家市牛羊豕肉,恣餐竟日,室至苦留,必尽饱而去,名曰填仓”;这一天“粮商米贩致祭仓神……居民不尽致祭,然必烹治饮食以劳家人,谓之填仓。”故《红楼梦》写“吃年酒”也排到临近“填仓日”:
此日便是薛姨妈家请吃年酒,十八日便是赖大家,十九日便是宁府赖升家,二十日便是林之孝家,二十一日便是单大良家,二十二日便是吴新登家。(五十四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