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长廊-苏州闲话(31~32)


【信息时间:2015-1-14  阅读次数:【我要打印】【关闭】

一粒米笃粥

本语实际上也是歇后语,全句是:一粒米笃粥——米气亦呒不。弹词《三笑?石榴侯选》(表):“石榴丫头想着半年当中,唐伯虎自家在小厨房里讲讲说说蛮要好,觉得自家身份也高了,别格厨师替俚说笑话,偌俚面孔一板:‘笃搭我讲张,真所谓一粒米笃粥——米气亦呒不,我搭解元老爷谈得拢格’。”

其中有一个苏州人常用的字,就是“笃”。笃粥就是煮稀饭。笃是动词,意思是用文火煮,若是用烈火煮,就不叫“笃”,叫做“烧”了。但“笃”与“焖”又有区别,“焖”字重点在于存煮食物的器皿要盖住,下面烧也好,烧了一会儿不烧也好,盖子盖紧了,盖严了,才叫“焖”。而“笃”,常常将器皿盖半开,下面火煮,器皿中盛有水汁,煮沸了,便有气泡升起,气泡爆裂的声音,就是“笃”字音,所以“笃”也作为象声词,用得较多的如“笃笃笃敲门”、“笃笃地宰着肉酱”,儿歌“笃笃笃,买糖粥,三升胡桃四升壳”,因此,我总认为“笃”这个动词,就是从象声词借用来的。日常生活用语较多,如笃黄豆,笃赤豆,白笃蹄膀,笃笋干等等。歇后语“汤罐里笃鸭——独出张嘴”,家常名菜“腌笃笋”等。当然,笃字还有其他用场,如之前我们说过的“笃”的笃,就是后缀,表示某人所在的一伙或其一家人,如:小张他们,可称作“小张笃”,小王一家人,就可称作“小王笃”,有时又相当于“的”字,小陆的母亲,可称作“小陆笃娘”,这里的“笃”表示的单数,不是一伙、一家人意思了。笃做动词,另有“笃嘴”、“笃起一张嘴”,意思是把嘴巴翘起。又作语气词,相当于北京话的“啊”、“呀”,你倒坏(好)啊,让我白跑一回,苏州话说成:“倒好笃,叫我白跑一趟。”笃还可以组成其他词,如笃定(一定能够做到、完成的意思),笃定泰山(很平静,慢条斯理),笃盅(慢慢地喝酒),笃坦(很从容,不着急)等。这又让我想起了一桩笑话,据说王安石喜欢解字,他说“波”就是“水之皮”,“土之皮”为“坡”,而以竹“打马”就是“笃”。苏东坡听了,不以为然,就问道:“既然以竹打马,就是‘笃’,那么,以竹鞭犬,有何可笑?”当然,这是题外话了。

用一粒米放在锅内和水煮粥,不仅煮不出粥来,甚至连米的气息也没有(亦,即“也”,表示加强语气,但苏州人念“亦”字,不念作“一”,而是念作“匣”。呒不,即没有。)这是什么意思呢?原来这是比喻相关太悬殊,差距太大,“早着呢,远着呢”。上述《三笑》中石榴的表白,就是认为自己与唐伯虎讲讲说说蛮谈得来,身份高了,其他厨师,要想与自己说笑,差得远呢,谈也不必谈。意指不在一个层面上,差距实在太大。例句:“老王想与老张比拳头,真是不知天高地厚。用伲苏州闲话讲,就是‘一粒米笃粥,米气亦呒不’”。例句的意思是:老王道行太差,功夫太浅。

 

张公养鸟,越养越小

 

鸟,苏州话念作“吊”。饲养鸟类,要有一定的耐心,也要有经验,如果养得不得法,鸟不是生病,或受了惊吓,不欲进食,鸟就会瘦下来,人家看来,不是越养越大,而是越养越小了。张公,指《西厢记》里的男主人公张生,他姓张名珙,字君瑞,珙、公谐音。通常姓后带公字,是尊称,如黄公、李公等,被称作某公的,总要德高望重,年纪偏大一点,张生是青年,被称作“张公”,就有几分讽刺了。张珙一出现在《西厢记》中,是个父母双亡,功名未遂的书生,所以《西厢记》中,庙里小和尚法聪是看不起他,但他毕竟是读书人,对他又不能不礼貌。弹词《西厢记?游殿》中,法聪就对张珙这么表白:“喔,相公姓张名公(珙),啊呀!格人呒不耐心,托事体做勿好格。叫张公养鸟——越养越小。”鸟越养越小,即未把鸟养大、养好,比喻做不好事情。

苏州人用此语,“养鸟”只是个由头,养狗、养猫,养得不好,或者花卉种了几年,花越开越小,都可讥讽为“张公养鸟,越养越小”。甚至在某种场合,把生意越做越小,或者某人做事,一桩比一桩糟(一蟹不如一蟹),也可比喻作“张公养鸟,越养越小”。如果某家的小孩因种种原因生病了,面黄肌瘦,而且,恰恰小孩家姓张,熟人对其父母开个玩笑,难得也会用上此话的。不过,开玩笑者,必定是与其父母相熟的朋友,而且后面一定会嘱咐带小孩去诊疗,以示关心:“老张,格小囡近年瘦得勒,真是张公养鸟,越养越小了。阿要到医院去看看啊!”虽说是说笑,但肯定是善意,多少带有几分关心。

需要强调的是,此话“版本”颇多,最有意思的是江苏泰州一带,叫做“张飞养鸟,越养越少”。张飞是三国时蜀汉大将,传说他为人粗犷鲁莽,既没有耐心,又不懂得养鸟办法,诸葛亮让他养鸟,是希望培养他的耐心与细心,结果张飞养了一群鸟,鸟死了不少,最后只剩几只,所以叫“张飞养鸟,越养越少”,或者叫做“张飞养鸟,死多活少”。仔细比较,苏州版的张公,指《西厢记》中的张珙,泰州版的直指张飞。张珙养的鸟越养越小,张飞养的鸟是越养越少,甚至是“死多活少”,两者是有区别的。苏州版的,虽含贬义,毕竟还有点分寸,多了点幽默感,泰州版的幅度就大了,重点在“贬”了。而“死多活少”之类的话,就不能用于家庭养育小孩子身上,不然,就会“阿要拨几记耳光吃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