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年第四期

太湖地区的“七家茶”

发布时间:2013-1-14

 

“七家茶”,也可称之为“众家茶”,是一种以各家各户的茶叶放在一起沏泡的茶汤。太湖地区流行的饮“七家茶”风俗,是旧时亲戚邻里之间友好相处、睦邻互助的一种特殊茶俗,古已有之,可谓源远流长。

最早的“七家茶”,约始于南宋时的临安(现杭州)地区。亲友邻里们在日常相处间,为示睦邻友好、关怀帮扶,常常登门以茶汤献饮,嘘寒问暖。如适逢亲友邻里家有喜事临门,或是家门不幸,遭遇不测之际,则会互相提茶上门道贺或是慰问,急难之时更要相互出力,施以援手,以排忧解难,助人为乐。特别是对于一些初来乍到的新邻里,老住户们不但要借献茶之机,去新邻里家中问寒问暖,甚而还会热心地为人地生疏的新住户指引生意买卖,以帮扶生机。我国南宋时的风俗名著《梦粱录》卷十八在谈到江南茶风茶俗时,就有“……或有新搬移来居止之人,则邻人争借动事,遗(此处音wei)献汤茶,指引买卖之类,则见睦邻之义……朔望茶水往来,至于吉凶等事,不特庆吊之礼不废,甚者出力与之扶持,亦睦邻之道”的记载。

后来,随着岁月的迁移,此种值得称道的社会互助性大众茶俗,在民间传承绵延的过程中逐渐演变并衍生出每逢农历立夏日,要饮“七家茶”以防“疰夏”的风俗。

在太湖之滨的江南地区,旧俗凡入夏以后,特别是遇高温酷暑天气,人们经常因天气过分炎热,时有吃不下、睡不好的疾患,吴地俗称此为“疰夏”。因而在广大民间向有在立夏日饮“七家茶”,可免“疰夏”之俗。据调查,在太湖周边地区以前逢立夏饮“七家茶”免“疰夏”的习俗,曾广为流行,不失为一种睦邻友好,团结互助,一人有难、众人相助,“义”字当头、“和”字为贵社会精神的体现,具有浓浓的乡情。但各地饮七家茶习俗的立意虽相同,具体饮用七家茶的形式却各有不同,其中浙江地区则是“送七家茶”。

譬如在清代海宁地区,逢“四月立夏日,以诸果品杂置茗碗,亲邻彼此馈送,名曰‘七家茶’。”在明代杭州,则是“立夏之日,人家各烹新茶,配以诸色细果,馈送亲友比邻,谓之‘七家茶’。”而同在太湖之滨的苏州地区,却由以茶汤相赠邻里,逐渐演变成了邻里之间相互索要茶叶以烹饮之,也就是从最初的“送七家茶”,变成了“求七家茶”:每逢立夏日,要取隔年的木炭烧煮茶汤,而烧茶汤的茶叶,则要去左邻右舍处,东讨一点,西要一点,俗谓家中小孩只有饮了“众家茶”,即用众人家的茶叶烹煮茶汤,才能免除“疰夏”之苦。而在无锡地区,当地民众饮“七家茶”的风俗则有所不同:人们在向左右邻里索要茶叶的同时,还要索要一些米粒回家,以便将茶叶与米粒同煮后饮之,形成“合七家茶米食之,云不病暑”的风俗。

然数年前笔者在苏州著名茶乡——洞庭西山进行茶俗调研时了解到,该地饮用“七家茶”又诠释新的民俗内涵。据西山老茶农介绍,当地煮饮“七家茶”的风俗与太湖流域其他地区又有所不同,即并不局限每于农历立夏日煮饮,而是随机饮用,因地制宜,其民俗寓意也从最初的“免疾”演变成了“避邪求吉”。因西山地区的农民自古至今大多从事茶叶种植和果树的栽种,平时,茶农们站立于各式果树下面劳作是常事。而鸟语花香的洞庭西山,树多花多鸟也多,故平时人们在茶园、果园劳作或在日常生活中,不时会碰到树上有鸟屎洒落。而人们一旦碰到有鸟屎落在头上,即认为是“不吉”之兆(吴地俗称“触霉头”)。为了“破解”这不吉之兆,就有了煮七家茶以“消灾”的风俗。即农家平时凡遇有鸟屎洒落头上,赶紧要去左右邻里(至少七家,最好是多讨几家,多多益善,越多则“避邪”效果越好)索讨少许茶叶,回家后即将从各家要来的茶叶,放在一起冲泡成茶汤饮之,认为饮了“七家茶”就能“免厄避邪”,逢凶化吉。

看来尽管同样是饮“七家茶”,各地的民俗寓意却各有不同。但不管是从最初的为示邻里关怀“遗献茶汤”,一人有难众人相帮,逐渐衍生出由邻里亲友相助赐茶,饮众家茶水以免疾,直至辟邪求吉、消灾解厄,其内涵的亲友邻里之间团结互助、睦邻友好、扶持帮衬的社会精神,应该是一脉相承,世代相传的,都不失为一种良好的睦邻之道和淳朴的社会风尚,是一种值得为之称道的社会良俗。针对当今社会上一部分人诚信缺失、见利忘义、舍人为已、道德沦丧的现象,古来此种一人有难、众人帮扶,洋溢着浓浓乡情的睦邻友好、团结互助的“七家茶”精神,尤其值得倡导。

 

 

 

20124

 

(作者系苏州市吴文化研究会理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