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工作

【吴文化研究】博学多才的榜眼冯桂芬

发布时间:2016-11-16

朱钧柱

冯桂芬(18091874),字林一,号景亭,又号景庭、苏州邓尉山人。自幼聪明好学,读书一目数行,20岁补吴县学生员。清道光八年(1828)入正谊书院求学。十二年(1832)农历六月,时任江苏巡抚的林则徐到正谊书院支持“课考”,对冯桂芬的文章极为赞赏,拔为第一名,称素昧平生的冯桂芬为“百年以来仅见”的人才,并招入抚署读书,收其为学生。同年八月,冯桂芬赴江宁(南京)参加乡试。这次乡试的主考官林则徐鉴于以往科举考试中考官为争先荐卷而不认真批阅全部考卷等弊端,改革办法,明定章程,严肃纪律。在严肃而公平的考试中,冯桂芬考中了举人。林则徐更加赏识他,让他参与《西北水利说》的编校工作。此后他又先后做过两江总督陶澍、裕谦的幕僚。十三年至十八年间,冯桂芬在经历三次礼部会试落榜后,不甘失败,终于在二十年(1840)会试中被录取,在殿试时被道光皇帝钦点为一甲第二名,赐进士及第,习称“榜眼”。他因这次会试前祈梦光福而得中,对光福怀有感恩之心,曾出资赎回被盗的圣恩寺镇寺之宝西周青铜邾公钟。太平天国时他曾避难光福太湖冲山,太平天国战后,他参与圣恩寺的重修,撰有《重修邓尉圣恩寺记》。晚年还在西崦湖畔营造一仁堂、耕渔轩,自称“邓尉山人”。冯桂芬祈梦光福的故事,至今还在光福民间流传。他得中榜眼后,入京担任翰林院编修,历任顺天乡试同考官、广西乡试正考官,詹事府右春坊中允。咸丰三年(1853),在苏州办团练。十年(1860)太平军攻克苏州时,避居上海。同治元年(1862),参加由江浙官绅组成的会防局。曾上书曾国藩乞师,促使李鸿章出兵与太平军对垒,并入李鸿章幕府,为其出谋划策。他曾还先后主讲南京惜阴、上海敬业、苏州紫阳、正谊等书院二十余年。他所学甚博,经史掌故之外,于天文、舆地、算学、小学、水利、农田皆有讲求,对河漕、兵刑、盐铁等问题尤有研究。他主张“采西学”,“制洋器”,是清末最早表达洋务运动“中体西用”思想的知识界人士。咸丰十一年(1861)他在《校庐抗议》中提出“以中国之伦常名教为原本,辅以诸国富强之术”。其主张对洋务派有很大影响,被维新派奉为先导。俞樾曾经赞扬他“于学无所不通,而其意则在务为当世有用之学”(《显志堂集序》)。冯桂芬晚年移居木渎,在家中开修志局,纂修《苏州府志》(清同治版)一百五十余卷。同治十三年(1874)未及总核,病故于木渎寓所,享年65岁。墓葬天池山北竺坞鸡窠岭。

冯桂芬在文学方面主张突破桐城派的樊篱。他在《复庄卫生书》中声言“不信义法之说”,并针对桐城派所标榜的孔孟、程朱的“道统”,指出文虽载道,“道非必‘天命’、‘率性’之谓,举凡典章制度、名物象数,无一非道之所寄,即无不可著之于文"。又针对桐城派标榜的韩柳、欧苏的“文统”,指出“长于经济者,论事之文必佳,宣公奏议,未必不胜韩柳;长于考据者,论古之文必佳,贵与《考》序,未必不胜欧苏”。明确要求“称心而言”,扩大散文的思想内容,解放散文的语言形式。他认为桐城义法是束缚散文创作之“例”,反对“周规折矩,尺步绳趋”,这一主张体现了鸦片战争前后要求打破桐城枷锁的进步潮流。

冯桂芬为文长于持论,不为浮词,以政论文成就最高,往往心细虑周,指陈剀切,气理畅达。著有《校庐抗议》、《显志堂集》、《说文解字段注考证》、《弧矢算术细草图解》、《西算新法直解》等。

冯桂芬之思想,上接林、魏,下启康、梁,其意义不单单只是“求西学,思变法”的一脉相承,而在于其率先提出了消解现代化过程中的中西、古今矛盾的方法,即“惟善是从”。冯桂芬“惟善是从”的思想,根基于中国文化中的见贤思齐、刚健有为的传统,是从中国文化本土生长出来的、可以导致中国文化与时俱进的宝贵思想,也是中国文化具有强大生命力的生动体现。

冯桂芬故居人称“榜眼府第”,位于木渎镇下塘街。始建于清嘉庆年间,曾为名士沈德潜旧居,后易主冯氏。故居坐南朝北,门对胥江,占地约7000平方米,前宅后园。宅分东西两路,东路依次为门厅、大厅、楼厅,西路为南北相对的书房与书楼,东西两路之间为备弄。后有园。建筑以砖雕、木雕、石雕为特色,尤以“花篮厅”及砖雕门楼最为精美。花园以池水为中心,亭、轩、廊、榭、桥和黄石假山散落其间。全宅具有典型清代早期江南民居建筑风格。1998年有关部门对“榜眼府第”进行全面修复,重建门厅、后园、廊、轩等。现为苏州市文物保护单位。

冯桂芬祠,本名冯中允公祠,位于城内临顿路史家巷。建于光绪元年(1875),共三路两进。祠门高大,两旁列八宇墙。享堂为硬山顶,面阔三间13.3米,进深14米,高9.2米。扁作梁架,柱梁壮硕,青石鼓墩柱础。前有翻轩、轩廊,檐口云头挑梓桁,列桁间牌科。堂外砌有高20厘米的石露台。前为石板广庭,纵深26米,左右设廊庑各八间,东庑有左宗棠撰并书《中允冯君景庭家传》碑一方。西路一厅较古,年代早于建祠。现为苏州市文物保护单位。

 

(作者系苏州市吴文化研究会常务理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