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年第六期

文化长廊-妙玉的玄墓梅花情结

发布时间:2015-1-14

臧寿源

《红楼梦》写了三个纯情的苏州姑娘黛玉、香菱、妙玉,都出身仕宦人家,一个为寄人篱下的小姐,一个成被拐卖的丫环,一个是遁入空门的尼姑,经过一番颠沛流离,都进了贾府大观园,不过妙玉是贾府正儿八经请进来的。“祖上也是读书仕宦之家”,因为自幼多病,于是“带发修行”,“今年才十八岁,法名妙玉。如今父母俱已亡故……文墨也极通,经文也不用学了,模样儿又极好……”王夫人听了林之孝家的推荐,说道“他既是宦家小姐,自然骄傲些,就下个帖子请他何妨。”于是让人带着请帖备了车轿去把妙玉接来。

妙玉在“玄墓蟠香寺”修行时,邢岫烟一家因贫寒曾借住蟠香寺,和妙玉做了十年邻居,妙玉还是她的启蒙老师,妙玉至少八岁以前就进玄墓山。玄墓一带,“山人以圃为业,尤多树梅”。妙玉称得上在玄墓梅花丛中长大,对梅花有特殊感情,《红楼梦》用很多笔墨写了她的梅花情结。如第四十一回“栊翠庵茶品梅花雪”,妙玉用珍藏了五年的“玄墓蟠香寺”梅花上的雪水烹茶,招待黛玉、宝钗和宝玉吃“梯己茶”。再如第四十九回、五十回,写了宝玉赏梅、乞梅及妙玉赠梅。“(宝玉)已闻得一股寒香扑鼻,回头一看,却是妙玉那边栊翠庵中有十数枝红梅如胭脂一般,映着雪色,分外显得精神,好不有趣。”众人在芦雪庵联诗,湘云便要宝玉以“访妙玉乞红梅”为题。宝玉自称“也不知费了我多少精神”从妙玉处要来梅枝,“原来这一枝梅花只有二尺来高,旁有一枝纵横而出,约有二三尺长,其间小枝分歧,或如蟠螭,或如僵蚓,或孤削如笔,或密聚如林,真乃花吐胭脂,香欺兰蕙。各各称赏。”从这一枝梅上,可看到妙玉还精通治梅园艺,难怪宝玉要费了口舌才得乞讨到。宝玉还对大家说,“我才又到了栊翠庵,妙玉竟每人送你们一枝梅花,我已经打发人送去了。”妙玉性格孤僻,她自己的东西从不肯轻易给别人,却慷慨折梅赠众人,反映了她那冷艳背后重情谊的一面。

吴地岁时风俗,早春二月(农历)“元墓(玄墓)看梅花”(清顾禄《清嘉录》)。当年曹雪芹的祖父曹寅任苏州织造,亦随俗去玄墓赏梅,调任江宁织造后,仍饶有兴致专程而来。康熙三十八年(1699)秋,曹寅之弟曹荃(字芷园)奉命钦差两淮。康熙三十九年春,曹寅特邀弟曹荃及友人一起来苏州游览赏梅。诗友王《忆雪楼诗集》有《千尺雪和荔轩、芷园两使君》,称“支硎载酒观新瀑,邓尉联吟惜落红”。曹寅幕宾姚后陶《后陶遗稿》有《吴门同曹荔轩通政昆仲游千尺雪限深字》、《程耻夫、叶桐初、朱朴仙集饮吴门官署,兼怀楝亭通政游光福未返,即用光、福二字》,“遥念山中人,应伴梅花宿”。曹寅昆仲在光福留连忘返,竟为赏梅夜宿山中。姚后陶曾随曹寅入职苏州织造署,诗里还流露了故地重游之慨。

曹雪芹的舅祖李煦则与玄墓圣恩寺主持济志有莫逆之交,李煦《虚白斋尺牍》存有康熙五十二年秋“复玄墓和尚”短简:

曲径通幽处,禅房花木深。令人驰慕不已,正未知何时得至虎溪,与远公作竟日谈耳。圣恩深重,报称愈难。此番再荷视鹾之命,每蚊负之惧,何敢当贺?然蒙专人远来雅宜,固不能忘也。附谢,不一。

“虎溪”,光福镇古称;“远公”,典出晋高僧慧远,此指济志。时李煦在扬州盐署任上,“蒙专人远来雅宜”,两人情谊非浅,李煦惦念着与济志再作“竟日谈”。济志曾于康熙三十八年、四十六年二度率圣恩寺众僧迎候康熙皇帝,康熙皇帝六次南巡曾三次临幸圣恩寺,初次在康熙二十八年,由济志之师吼崖石公(时84岁)率众僧出寺迎候。李煦于康熙三十二年出任苏州织造,曾参与四次迎驾,因此他与圣恩寺济志交往渐深亦在情理之中。

曹寅、李煦这些陈年玄墓雅事,无疑影响着曹雪芹笔下《红楼梦》的苏州情愫。当然妙玉所称“玄墓蟠香寺”是虚构的,玄墓一带有三座古寺庙:圣恩寺、司徒庙、永慧禅寺。圣恩寺最著称,始建于唐天宝间,毁于元代,明初复兴,因禅宗临济宗杨岐派万峰蔚禅师到来,寺院名声大振,山亦有“万峰”之称,康熙、乾隆年间圣恩寺为江南名刹;邓尉司徒庙,祀东汉大司徒邓禹,内有清、奇、古、怪四株千年古柏,附近有康熙苏州巡抚宋荦(与曹寅、李煦相交)所题赏梅最佳处“香雪海”;南山永慧禅寺即石壁精舍,建于明隆庆间,南山俗称“蟠螭山”……细赏这虚拟的“玄墓蟠香寺”称谓,也能感受到作者匠心独运的创意。

妙玉的身世扑朔迷离,引发诸多揣测。妙玉跟随她精通“先天神数”的师父来“都中”朝圣“观音遗迹并贝叶遗文”,不料师父竟仙逝,圆寂时留下遗言,要她“在此静居”,等待“结果”,于是有了进贾府的机缘。妙玉列为“金陵十二钗”之一,属另一红颜薄命典型,她的判词《世难容》:“气质美如兰,才华阜比仙,天生成孤僻人皆罕。你道是啖肉食腥膻,视绮罗俗厌;却不知太高人愈妒,过洁世同嫌。可叹这,青灯古殿人将老;辜负了,红粉朱楼春色阑。到头来,依旧是风尘肮脏违心愿;好一似,无暇白玉遭泥陷;又何须,王孙公子叹无缘。”

通行本《红楼梦》,妙玉后来是被强贼掳去,留下悬念,“不知妙玉被劫或是甘受污辱,还是不屈而死,不知下落”。红学专家指出,妙玉这样的结局,是续书作者图解了妙玉“判词”,有违曹雪芹的本意。周汝昌先生等根据《红楼梦》“靖藏本”妙玉相关脂批:“他日瓜州渡口,各示劝惩,红颜固不能不屈从枯骨,岂不哀哉!”推测原作佚文内容:妙玉后来在回苏州途中,到了“瓜州渡口”,遇到身陷困境的宝玉和湘云,为了解救他们,毅然违心“屈从枯骨”(某权势老吏),“无暇白玉遭泥陷”,却有一种侠义。曹雪芹笔下的妙玉有梅花意象,她从“玄墓蟠香寺”走出来,带着梅花的神韵;她有脱俗才情,诗书琴棋及禅茶无所不精,孤芳自傲,“无意苦争春,一任群芳妒。零落成泥碾作尘,只有香如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