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四届委员风采

使命与担当(4)顾建芳

发布时间:2017-11-16

“梅痴”讲的故事

——记苏州市政协委员,倍思特食品有限公司董事长、可口美梅子故事馆董事长顾建芳

 

 

    提起“倍思特”,我们的第一反应是牛肉干、猪肉松。但当看到她公司院内种植的56棵古梅花树,顿生疑问,景观设计?食品添加?细细问来,顾建芳为我激情演绎了一段关于梅树、梅花和梅子的动人故事。

“摽有梅,其实七兮!求我庶士,迨其吉兮!摽有梅,其实三兮!求我庶士,迨其今兮!摽有梅,顷筐塈之!求我庶士,迨其谓之。”这是一首《诗经·召南》中通过描写梅的由盛而衰,来形容女子待嫁心情的诗。顾建芳用这首诗作为了故事的开场白。因为,她亦与梅花有旧盟,愿为梅花痴一场。
    梅的故乡是中国,中国是梅的原乡!据近代考古学家发现,梅的应用与缘起,在我国有超过7500年以上的历史,梅是于公元前二世纪传入朝鲜,公元八世纪传入日本,公元十九世纪传入欧洲、澳洲和美洲。在中国,食梅赏梅咏梅的文化盛行了数千年。在苏州种植梅树的历史非常悠久,著名的白梅花、青梅的产地---香雪海,曾经闻名天下。然而,时至今日,苏州98%以上的古梅花树被无情砍伐,95%以上的年轻人甚至都不知道青梅就是白梅花的果实。东山、金庭、光福、三山岛到处是宝,杨梅、枇杷、碧螺春,却很少有人知道酸涩青梅才是珍宝。除去观赏价值,其果实酸涩口感很不讨喜,在缺乏“青梅精”加工技术和不了解青梅的知识之前,人们把这些上天恩赐的强碱食品之王简单加工成加入众多添加剂的传统话梅和勾兑的梅子酒。

 然而,在日本、欧美及我国台湾等地,梅子却被充分挖掘着其观赏、食用、养身等众多价值。在日本,与梅有关的“吃、喝、玩、乐、购”产业链市场一年可达2000亿人民币;在台湾地区,最赚钱的农会是信义乡农会,而信义乡农会最赚钱的工厂是以生产“梅精”、“纯酿梅子酒”为主,以讲梅花、梅子的故事而著称的“梅子故事馆”,台湾民众驱车数小时去阿里山脚下日月潭边这个偏僻的“梅子故事馆”,也许只是为了感受漫山梅花树下的那份恬静悠然;也许是为了去听一听一颗梅子的故事;也许是为了去喝一杯“配料表上只有梅子,每一滴都是梅子精华”的纯酿梅子酒;也许仅仅只是为了那一瓶用无污染五分熟又酸又涩的青梅肉古法提炼成的梅子精华---梅精。

如此常见的梅树、梅花、梅子,为何会在这些地区受到如此重视呢?顾建芳继续着她的故事。据考古学家考证,我们的祖先最早食用梅子的历史源于新石器时代,7000-8000年的漫漫岁月,梅子伴随我们的先民们度过了筚路蓝缕、医药匮乏的岁月,化解了许许多多的病痛,保障了先民身体健康。在我国关于梅的文献记载可以追溯到3000多年以前,《诗经》中提及的梅仍然是以食用为目的,人们栽梅树食梅果,商代的盐和梅,相当于我们今天烹调用的酱油和醋,可见梅在当时人们生活中的重要性。之后,祖先在疾病蔓延、医药阙如的恶劣环境下,面对酸涩的梅子,以尝百草的精神,演绎出性味归经的智慧,积累了大量的本草医药经验,古典药籍《本草纲目》、《中华本草》等无数的著作中,都详细记载了“梅花、梅核、梅叶、梅梗、梅根”等针对各种疾病的珍贵处方和临床记录,至今仍然深具宝贵价值。

历朝各代有关梅的名篇佳作,足以表明梅与人们的生活和文化早已融为一体。赏梅的风俗始于汉代,从汉晋经由南北朝、隋、唐,人们更多地体验到了梅的美好,宋朝咏梅的诗词丰富多彩,涌现了许许多多的名作佳篇,恋梅之风盛行,《诗经·召南》中的《摽有梅》,可知梅树在当时已被广泛地栽种和爱护;《西京杂记》记载,汉武帝的上林苑中栽满了各种梅树;《风俗通》里的“五月有落梅风,江淮以为信风”,描述了“五月,带着梅花香气的风吹来,江淮人浪漫地称之为幸福的风”;明清时代,人们还用“梅兰竹菊”、“岁寒三友”来赞美梅高洁的品性。 跨越到1953年,世界诺贝尔“生物学.医学奖”的殊荣,颁给了德裔英籍的生化医学专家汉斯.阿道夫.克雷布斯博士,表彰他于1937年发表的“人体体内细胞中与生俱来的---柠檬酸循环细胞再生机制,这个发现揭开了人体细胞生化转机的神秘面纱”。研究发现“柠檬酸循环”是生命活动的根源,人体六十兆个细胞由该循环而获得充分的健康,驱动“柠檬酸循环”的核心关键是天然柠檬酸,而青梅果中所含有的天然柠檬酸含量,是迄今为止发现的所有食物之最。近代,梅的开发使用逐渐在很多发达国家和地区进入了新的发展时期。日本,人们每天食用梅子来达到抗氧化、杀菌、预防疾病的功效;台湾地区流行着这样一个故事:1972年,宋美龄女士的医师给了她一瓶梅精以抵御亚健康,宋女士一直到106岁,每天都服用梅精,从未间断过;在有些国家和地区,梅子还被作为军队强身健体的重要食品......。

     顾建芳深情道:“我与梅花有奇缘,愿为梅花痴一场”。 故事追溯到2004年的印尼海啸,顾建芳的先生不幸遇难,她也是当时海啸中受伤最严重的幸存者之一,脚骨肋骨断裂、耳朵失聪,肺部功能因为海沙侵蚀只剩三分之一,虽然从死亡线上被拉回,但之后的10多年间经常由于劳累、情绪或雾霾等造成的感冒咳嗽发烧持续不断,只能依靠抗生素去抑制,头孢吃到青霉素过敏,就用罗红霉素替代,如此反复,身体越来越差,情绪不稳,工作生活陷入困境。2014年在了解到“柠檬酸循环”机制和通过梅精促进人体细胞再生功能之后,开始尝试服用梅精,一个多月时间,身体状况奇迹般的发生着变化,精神状态慢慢好转,情绪越来越稳定,睡眠香甜了,长期困扰的咳嗽也变少了。随着海啸后遗症的逐渐减弱,她的生活步入了正轨,创业发展的斗志越燃越烈。企业、商会、政协各个舞台上处处有着她的激情和笑脸。 “女汉子”、“女强人”又回来了。

    顾建芳的故事始终绕不开一个“梅”字,每当提到“梅树、梅花、梅子”时她眼神中流露出的喜悦、兴奋令人倍受感染,对于她自封雅号“梅痴”真得不足为奇!“梅子给了我第二次生命,它全身都是宝,我们没有用好它,只是因为我们不知道。愿我与梅的缘分,唤起更多人对梅的认知。让我们一起护梅、爱梅、亲梅,还原梅子之美!也祝愿所有人不再遭受疾病和痛苦的折磨,愿世界充满幸福与美好!说好了,一起开花,我在花开的深处等你,咱们一起,梅子园里醉一场!”这是“梅痴”的感悟、愿景,也是梅子故事的另一个美好开始。

 

(夏志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