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州的市民公社


【信息时间:2009-10-10  阅读次数:【我要打印】【关闭】
  
 
明清时期的苏州,是江南商品经济最为繁荣的地区之一,与北京、武汉、佛山并称为天下四大商业都会。近代中英南京条约的签订,迫使上海开埠,而苏州在全国经济上的地位逐渐被新兴的上海所取代。辛亥革命前夕,清政府在全国收回路权与请求立宪运动的呼声下,不得不顺应潮流,预备立宪。在其颁定的《城镇乡地方自治章程》中,第一条就明确指出“地方自治以专办地方公益事宜,辅佐官治为主”。于是,“资群策以谋公益”的苏州市民公社便在这种背景下应运而生。
 
作为以市民为主体、以街市为区划的社会基层自治团体,苏州市民公社自始至终既致力于社会公益事业,同时又是体现和代表市民自身意志与利益的。从清宣统元年观前大街市民公社最先成立以后,苏州城厢又相继成立了渡僧桥四隅、金阊、道养、山塘、齐溪、胥江、葑溪、娄江、阊门马路、城南、城北、盘溪、金门等近三十家市民公社,民国十年这些公社还组织在一起成立了苏州市民公社联合会。各市民公社的名称主要是根据辖区内街道、河流、名桥、古塔或城门的名称来确定的,如“道养”是道前街与养育巷的合称,“临平”是临顿路与平江路的合称,“郡珠申”是郡庙前、珠明寺前与申衙前的合称,“胥盘”是胥门与盘门的合称等等。
 
市民公社的主要负责人早期称正干事、副干事,后来多称社长、副社长,民国十六年苏州市民公社联合会制定统一章程,各公社一律实行委员制,主要负责人称执行委员。担任领导职务的基本上都是在社会上有影响力的士绅或商人:观前公社第三届正干事陶廷宝是秀才,城议会议员;观前公社第三届副干事沈敬德是岁贡出身,城议会议员;临平公社第一届正社长汪麟昌是前清进士,安徽太平府知府;临平公社的贝理泰是前清秀才,上海商业储蓄银行董事、苏州总商会及苏州救火联合会的会长;渡僧桥公社的庞延祚曾任总商会会长,社长苏绍柄是前清岁贡,曾任总商会副会长;金阊公社第五届社长宋度是前清副贡;山塘公社第一届社长夏康保是前清秀才、当地图董,第二届社长韩云骏是前清拔贡、陆军部实缺主事,第六届社长许樾是前清优贡、民国山西怀仁县知事。
 
各市民公社内部机构设置大同小异,一般有评议、经济、书记、庶务、消防、卫生等部门。评议部有评议员若干,他们对公社范围内一切事务均有权进行评议,凡关于兴筑工程、整理消防、添置用品以及经济预决算等事,须经评议员半数以上议决通过,方能执行。评议员同公社领导皆由全体社员投票选举产生,连举得连任。经济部亦名会计部,设会计员、查账员若干。会计员经理社内收支银钱款项,按月报告。查账员负责查核收支款项。书记部亦称文牍部,设书记员或文牍员若干,负责函牍文件的缮写、收发、保存等。庶务部设有工筑员、调查员、收费员、招待员若干。工筑员掌管修理街道各项工程等事。调查员负责了解卫生、交通、慈善等方面的情况,及时报告。收费员就本社范围内分段认收月费,汇交会计处入册。招待员又称交际员,负责迎送宾客,接洽社员。以上会计、书记、庶务各员的产生,或由公社领导会同评议员推任,或由社员选举产生。此外,消防部设有若干义务督龙员,主要是联合救火,研究如何改进消防措施。卫生部一般设有数名义务医员,负责防疫治病等事。各公社的正式社员都必须是在本社区域内居住或营业的人,而名誉社员却不在此限。一些区域外热心公益、捐助公社经费的人成为公社的名誉社员,有的公社还聘请本城一些公正而有名望的士绅担任名誉社董,如山塘公社与胥盘公社聘前清光绪十六年探花、贵州镇远府知府吴荫培为名誉社董,临平公社聘前清江苏咨议局副议长、江南高等学堂监督蒋炳章为名誉社董,1922年临平公社第八届机构中名誉社董竟有六十二人之多。
 
市民公社订有常会、年会、临时会三种会议制度。常会按月举行一至二次,全体职员均须参加,主要是报告和研究有关事宜,并藉此联络情谊。年会一般定在一年一度选举下届职员时举行,全体社员参加,内容为报告一年的社务、公布经费收支及改选职员。临时会通常是遇到特别事件需要集议处理而召开的。
根据章程规定,市民公社的经费主要靠社员自筹,项目分为入社费、经常费和特别费,有的公社则免收入社费。经常费一般按月收取,有相对固定的数额。特别费根据需要临时募集,不拘数额,由社员自愿认助,往往辖区内较殷实的商号捐助较多。其次,市民公社还经常得到一些其他机构、团体和个人的资助。此外,公社还有一些诸如尿池坑厕租金、垃圾桶租金、存款利息等收入。市民公社的所有经费收支账目,一般每年都要汇印成册向社员报告,并留存备查。
 
市民公社成立之初只是负责修桥砌路、凿井通沟、清道浚河、救火消防,后来逐渐涉及到政治、金融、捐税、物价、文化、教育、卫生、治安、救济诸多领域,如包办议员选举,出面调解机工罢工,提议查禁劣质铜元,会同商会、警署检查印花税,参与评议市政工程,参与核定物价,保护古迹,维护公产,创办学校,组织保卫团,垫款修理城墙,协助警员调查户口,平粜粮食,开办平价饭店、半济粥厂、负贩借本所等等,表现出其在社会生活中作用的日益增长,影响越来越大。到1920年代初,苏州市民公社已是异常发达,城厢内外成立有二十多处,连附近的常熟、吴江等地也受到影响,纷纷援照苏州办法成立市民公社。正因为市民公社能“补助市政暨巡警之不及”,所以在社会人士的心目中它已经成为地方上重要的公法团体了。
 
市民公社虽然在很长一段时期发挥了基层自治的作用,但这种组织毕竟不是法定团体,不受法律保护,在统治阶级认为其有碍于统治的时候,市民公社就难逃被取消的命运。19283月,这个“为外邑所未有”的组织被当局接收,被迫完成了它的历史使命。■
(作者单位:市政协文史委)